我和小艾分别在两座相邻的城市上班,两人距离大约有四个小时的车程吧。 虽说不远,但每天繁忙的工作让我们不能经常聚在一起,只有周末和节假的时候 才能见见面,平时仅靠电话及网络联系。 认识女友之前,我还谈过两次恋爱,但最终都因为年少轻狂而分手。过了几 年单身日子,直到遇上她。一直觉得小艾是上天所赐的最後一次真爱的机会,所 以我一直都十分珍惜。虽然小艾曾向我坦白,她在大学的时候曾交过很多男友, 且和每个男友都上过床。当时我十分吃醋,但随着我们感情的日渐加深,也就渐 渐释怀。加之工作了两年,她已和那些男友们全部断绝了来往,我也就不再介意 这些了。 这个周末,我一如即往的在早晨九点之前赶到女友所在的城市,直接来到她 租住的地方。打开房门,一阵浓郁的煎蛋香味扑鼻而来。这是我和女友之间的默 契——我赶来见她,她则做好早点。 小艾没有出来接我,只在厨房大声说道:「老公你来啦!先吃两个煎蛋,面 条一会就熟了哦!」 我应了声,也顾不得拿筷子,一手将摆\在客厅的煎蛋抓进嘴里,人已走进厨 房。 早晨的阳光正从厨房窗口倾洒进来,虽是深秋,这阵煦丽的光茫直教人觉得 温暖如春。小艾背对房门,专心致志的从锅里往外捞着面条。她披着及肩的长 发,套件淡粉色的睡衣。女友修长的身材沐浴在柔和的光线里,粉嫩的手正捏着 筷子,轻轻的拨弄着什麽。我淡淡笑着,从後面将她抱在怀里,双手更不老实的 探进睡衣领口,捏住两颗粉红可爱的乳豆。 女友知是我进来,放下瓷碗,在我手上拍了一下,说:「你手上都是油!」 我笑道:「一会给你舔乾净。」 「舔你个头啦!」女友笑骂一声,将装得满满的一碗面条放在厨台上,按住 我在她胸前肆虐的双手,半转过头来,用很柔媚的声音在我耳边吹气道:「老公 乖,快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做『那个』哦。」 我们都笑了起来。交往这麽多年,连婚礼日期都已开始谈论的我们,正是最 甜蜜的时刻。 小艾身高不错,拥抱的时候额头可以顶到我的鼻端。她的头发虽只及肩,但 和那清秀的脸庞,白晰的脖颈配在一起,像是一位漂亮的洋娃娃。眉毛细长,从 明媚的眼眸上不经意的扫过,再加上凝脂一般可爱的小鼻尖,淡红色的薄唇,真 是可爱极了。 此刻女友的衣领已被我撑开,从上面看进去,一对圆润的双乳正随着她的动 作而跳动,看得我心猿意马。正想有进一步动作之时,女友已挣脱我的魔爪,将 衣领扣好。 「再不吃,面就要糊了啦!」女友嗔道。随即又换回那副可以媚进骨子里的 声音:「想霸王硬上弓,也要吃饱有力气才行哦。」 我苦笑,只好将面条端起,恨不得立即就将它吃个乾净。 「啊?你周一要去见那个周总哦?」女友一边吃着煎蛋,一边和我聊天。 周总是我们公司的一位重要客户,同时也是女友所在公司的客户之一。我和 女友在各自的公司里分别担任技术支持及客户服务职位,好在我和小艾的产品虽 属同一产业,但却是不同的类型,也不存在什麽竞争的问题。 「那……你要小心哦,听说那个周总很色的哦。」女友吃吃笑道。 我差点被一大口面条噎住:「周总是男的吧?」 「呸!」女友坏笑着说:「瞧你的脑袋里都是些下流的东西。谁说周总要对 你硬来?我是说,周总可能会带你去玩女孩子,你可不许\去哦!」 「哦……那是当然。」 「嗯,乖乖!」小艾咽下最後一口煎蛋,在我额头上吻了一记。 「你嘴上都是油!」我不满道。 女友笑了起来:「一会给你舔乾净。」 我笑着叹口气,不说话了。 周一,我已站在客户公司的会客室里。 「周总在会客。技术交流方面的事,我会安排的。」不愧\是大公司的老总, 连秘书都长得这麽漂亮。 等了一会,这家公司的技术人员陆续过来,问了一些问题,又提出很多要 求。我不停的回答和记录,心里却牵挂着女友。她来这家公司做产品推广的时 候,是否也坐在这间会客室里呢? 来交流的人来了几批,得到各自需要的答覆後,又三三两两的离开。这时已 近下班,会客室只有我一人无聊的坐着,等着看还会不会有人来寻求技术服务。 手机突然振动起来。我打开看,是我们头给我发的短消息:见到周总没有? 我回复道:周总在会客,我只见到一些技术员。 头立即回复过来:他可能在和我们的竞争对手见面。你去看看是哪家公司! 头竟然要我去当间谍。我无奈的摇摇头,来到走廊,看看四下没人,便摸到 周总办公室门口。 周总办公室的门锁着,我凑耳去听,没有丝毫动静。门旁墙上开有很大的玻 璃窗,可能是「办公透明化」的意思。但此刻,玻璃窗後的百叶窗正紧闭着。正 着急之时,突然发现百叶窗的下角上有一小块没有闭合的地方,可能是用的久了 有点坏掉的结果。我心头一喜,心里盘算着现在已是下班时间,这里又是办公楼 的最高层,下了班的人都往楼下去了,现在应算比较安全吧。 於是俯下身来,凑过去看。 周总四十出头,正躺在躺椅上。像是在健身房练过的,他一身的肌肉十分健 美。我之所以说这些——因为这时的他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衬衫。一位浑身不着 寸缕\的女生,正跪在地上,埋头在他胯间。 哗!周总在见客,见的是这个客!这个女生,虽是背对着我,但不用看也知 道她在男人的胯间做什麽。 女生的身材很棒,和女友小艾不相上下。她背脊光洁,腰身纤细,屁股饱满 而有弹性。此刻她因为头埋得很深的关系,屁股高高撅起,还时不时的被周总用 力拍一下,只好淫荡的晃动着。屁股下的双腿圆滑而结实,充满美感。腿间的阴 户正暴露在空气中,上面还沾着闪亮的露珠。 这淫靡的景象让我的弟弟一下子硬了起来。我直起身子看看左右,确定没有 其他人在场。 嗯,是看下去呢,还是停止偷窥? 小艾曾说:「他可能会带你去玩女孩子,你可不许\去哦!」 嘿嘿,不去参加而已嘛,看看又没关系的。再说,这可是我们头交待的任务 哎,是工作的一部分。我怎麽能不努力工作呢? 於是再度俯下身去,看了起来。女孩已经跨坐在他身上,不过从她坐的位 置,似乎还没有插进去。女生的双脚踩在地上,努力的踮起脚尖,把自己的上身 撑到周总面前,解开他的衬衫,低头去吻他的乳头。 唉,刚才一犹豫,没能在第一时间看到女孩起身的情形。不然或许\可以看到 她乳房的样子——现在都被周总的手臂挡住了。而且,刚才如果一直偷看的话, 还有可能看到女生的脸,那样我就可以查到她属於哪家公司,不就可以完成任务 了吗? 我挠了挠头。看就看啦,还找这麽多漂亮的理由。反正也没有对不起女朋友 喽。 正想着,女生已经一路往上吻,可能与男人湿吻在了一起。唉,上面部分被 百叶窗挡住了,怎也看不真切。我俯低了点身子,正想把两人脸部看个清楚,只 见周总双手捏住女生丰满的屁股,往上一提。女生配合着抬起身来,探出一只手 扶着男人的肉棒,将阴户凑上去,一点点坐下来。 真是喷火啊!我放弃了要看清女孩脸部的念头,专注的看着女生的屁股在男 人身上摇摆\,不时的和周总大腿撞在一处,激起层层臀浪。 干了一会,周总突然坐起来,让女生转过身去。他的胸膛贴在女生的背部, 双手从後面环上去,捏着她的乳房。 女生像是被干得性起,两只手不住的在自己和男人身上游移。她的腰也跟着 男人抽插的节奏扭动起来,平坦洁白的小腹像一条起舞的水蛇,用力带动下体, 和男人碰撞。 这样的激情秀,平日只能在AV里看到。这女生的容貌虽看不清楚,但毕竟 是被周总看上的,肯定不会差了。加上这身热辣的身材,和被干时扭动腰胯的劲 头,就算是AV也不过如此吧。这个女生,简直可以和AV女优一拼啊! 周总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女生猝不及防,差点从他身上跌下,却被周总有 力的臂捞住纤腰,一把提起。女生晃了两步才堪堪站稳,回手娇嗔的打了周总的 胸膛几下。 我心里一阵失望,为什麽要扶住她?就该让她跌下,倒在地上,像条母狗。 然後再压上去,这样才对啊! 我这样想着,男人却并没有停下动作,又将坚硬的肉棒插回女生的阴户。他 硕壮的身躯半压在女生柔弱的背脊上,像要把她压垮似的。女孩被他一插,双腿 一下子软了下来,由周总提着腰身,任他摆\布。 周总抱着她,往窗户方向走去。哇,那边是正对着街面的窗口啊。他不会这 麽大胆吧!女生也发现了他的意图,拚命抗拒。但她受制在男人的力量当中,又 被干得浑身软绵绵的,怎能和周总抗衡?只能被他半提半推,移到窗户边上。还 好那边的窗门是关着的,女孩终於也放弃了抵抗。 周总让她双手抵住窗子,手掌在她屁股上猛拍一下,要她抬高臀部,再度快 速抽插起来。 这也太刺激了!虽说这些玻璃带点遮光效果,但如果真是刻意要细看的话, 从外面还是能看到一点东西的。不知谁有这个眼福,能直接看清这个淫娃被干到 兴奋的表情。如果他有望远镜的话,说不定连不停晃动的奶子都能看清呢——他 可比我还要幸运。周总的身体将女生挡住了一部分,加上女孩又是背对这边,我 始终看不清正面。如果有人在对面偷看,这一切可谓是尽收眼底! 周总双手捉住女孩手腕,将其反剪到她背後,迫使她抬起上身,正对窗户。 干到兴起,突然将她一推,让她整个上身都贴到了玻璃上。 这女生简直在被淫辱!就算玻璃能够遮光,但全身的白肉贴在上面,外面只 要抬眼往这里看,肯定能看见一对丰润的乳房正被冰凉的玻璃压到变形,一对粉 红的乳头紧紧的贴在上面!我虽然看不到这种光景,但只凭想像,就差一点喷出 精来。 周总毫不怜惜胯下的女生,就这样将她暴露在外面的视线当中。现在已过了 下班高峰,外面可能并没有多少人。但万一被人发现呢?周总自己的身体离窗子 还有很大距离,他肯定不会曝光。这女孩双手被剪在身後,下面被狠狠的干着, 上身被压住,乳房还被贴到窗子上,专供外面的行人和对面住户欣赏。就算是最 下贱的妓女,也不愿做这样的事吧? 但她这时候只能尽量将脸别转回来,至於乳房,她反而顾不上了。这与其叫 「两权相害取其轻」,还不如叫「顾此失彼」! 而男人却想更进一步的凌辱她。在将女生紧压在窗子上之後,他用一只大手 将女生的两只手腕全部抓住,腾出另一只手来,突然打开窗子,将女孩的上身挤 了出去。 可怜的女孩被干得浑身轻飘飘的,已失去了抵抗的力气,身子挂在窗台上像 一片随时会被风撕碎的树叶。周总却不让她俯下身去,收回手来再度抓起女生的 手臂,将她上身硬拉了起来。 她的胸高高抬起,又不得不撅着屁股迎接抽插,全身被男人拉成了S形。周 总看上去对现在的样子非常满意,他不再调整姿势,集中精力干着身下的尤物。 女生全身抖动起来,可能快要被干到高潮。但窗外的凉风吹进来,不停的提 醒她,可能有无数的目光正聚焦在她毫无遮掩的身体上,况且她还正被插入! 从我的角度,差一点看见女孩别过来的脸。只可惜周总似乎已忍不住要射, 身体晃了一下,挡住了。 我担心周总射完以後会转过身来发现这边百叶窗後的眼睛,在他深深挺入女 生下体停滞不动时,就离开了。 我回到会议室收好东西,掏出手机,给头发了短信:我去那偷偷看了,不是 在见什麽客户。周总关起门来玩他们秘书呢。 我直觉上以为,这女生肯这样百依百顺,让他为所欲为,没准是他属下也不 一定呢。 头回了一句:你肯定那是他们公司的人?会不会是别的公司派来的肉弹? 我回复说:不会。周总玩得很过分,这女生就任他妄为,没有这样专业的肉 弹吧? 直到已走出这家公司,才收到头的回复:看得很爽吧?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为了完成领导下派的工作嘛。 头回复:呵呵。对了,我们刚刚和他们生产部联系过,他们说你今天的技术 支持做得不错,以後还会继续稳定的使用我们提供的原材料。上头很开心,等你 回公司,我就请你吃饭。这个周末吧,叫上你老婆小艾。 这时候,小艾在做什麽呢?我忍不住将收信人设为她的号码,在短信开头, 按键写道:今天收获不小啊……